殷哲在花园与丫鬟亲热这事确实是被人设计的,不过设计的不是童嬷嬷与耿妈妈而是晏哥儿。

  关振起有些不相信地看着大管家,问道:“你确定这事是晏哥儿做的,而不是童嬷嬷她们唆使的。”

  大管家摇头说道:“不是,是二少爷做的。童嬷嬷是事后才知道,然后帮着他扫尾。”

  只是在晏哥儿到海州后他觉得这性子会闹出事来,所以就让人暗中盯着。事实证明他的担心并不是多余,这才一个月不到就搞出事来了。

  关振起沉默了。晏哥儿今年才六岁就有这样的心机,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  大管家犹豫了下说道:“老爷,这事咱们得捂着不宜让外人知道,不然对二少爷极不好的。”

  关振起嗯了一声道:“你将尾巴扫干净不要让人知道,特别是殷姨娘万不能让她查出来。”

  他本想找晏哥儿谈论这事,但考虑量最后还是放弃了,若现在将这事摊开了这孩子以后更不可能听他的。

  “是,老爷。”

  关振起不想让殷静竹这件事,可惜晏哥儿却不这么想,三天以后殷静竹就知道了真相。她第一次失去平静跑到前院找到晏哥儿,质问他:“关沐宴,你为什么要陷害殷哲?”

  晏哥儿听到这话不由好笑,轻蔑地说道:“我为什么要陷害殷哲,你心里不清楚吗?”

  又是这样的眼神与口吻,殷静竹恨得不行。不就仗着有个好的外家与亲娘,不然岂敢这么对他。

  只是再恨她也不能对晏哥儿,殷静竹红着眼眶说道:“二少爷,我知道你恨我,有什么你冲着我来阿哲是无辜的。”

  晏哥儿仿若听到最好笑的笑话:“无辜?从你进了关家门后,你们殷家这一年多捞了多少好处?你们关家从上到下没一个是无辜的。”

  踩着他娘,靠着他爹来吸血,这些人他一个都不放过。

  看着他狠厉的模样殷静竹心头颤了下:“你、你想做什么?”

  晏哥儿嗤笑道:“放心,我不会要你的命,更不会对你生的那两个小崽子做什么。”

  殷静竹刚松了一口气,晏哥儿就道:“你们还不配让我脏了手。”

  看着他冷漠的样子殷静竹心头发寒,这哪里是个孩子,这分明就是一个小恶魔啊!

  看着他眼中的惊惧,晏哥儿笑着说道:“对了,我刚得到一个好消息,祖父祖母给我爹定了首辅的嫡孙女。我啊,很快要有后娘了。”

  后娘小娘的他是一个都不惧,有太外祖母跟娘在这些人可不敢打他的歪主意。不过就算敢算计他,晏哥儿也不惧。

  殷静竹被这消息震得也没心思追究殷哲的事了,失魂落魄地回去了。

  看着她的背影沐晏嗤笑了一声。不过一年时间就忘记自己的身份了,真如她祖母所说这女人野心很大。可惜大明律令妾氏是不能扶正的,哪怕是贵妾都不行。

  丫鬟道:“姨娘,二少爷一定是骗你的,首辅的嫡孙女怎么可能嫁给咱家老爷呢?”

  回到院子里殷静竹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,她摇头说道:“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家有悍妻怎么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次日曙光只为原作者六月浩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浩雪并收藏家有悍妻怎么破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