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番话,仿佛无数把刀子,同时刺进了宇文皓的心。

  他伸手抱住了她,心底疼痛难当,闭上眼睛,几乎压不住翻涌的血气和泪意。

  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他的声音,灼痛而悔恨。

  元卿凌就那样瞪大眼睛,眼底充满了恨意。

  原来,对敌人仁慈,就是对自己残忍这句话,是至理名言。

  她曾那么心软,曾那么仁慈,曾那么圣母,如今都可笑不已。

  褚首辅的侍从,带来了许多药。

  褚首辅把药一股脑地倒在了桌子上,在里头挑了几瓶,打开盖子倒出来,每一种药,他都先吃一颗,静候一盏茶的功夫,再磨碎了给喜嬷嬷灌下去。

  元卿凌没阻止他,御医也没阻止他。

  在这个房间里,他有权对喜嬷嬷进行任何治疗和救助。

  他什么都不说,什么都不问了,脸上也没有悲痛关切之色,就像一个木头人,但是他整个人散发着绝望,一个老人的绝望。s11();

  灌下去之后,他还坐在床边,握住她的手,一言不发。

  没多久,常公公和逍遥公也到了。

  逍遥公带来了一朵雪莲,命人熬水,褚首辅亲自给喂下去,药汁从嘴角流下,进的少,出的多。

  气息,还是很微弱。

  但是,比方才要略微好一些。

  御医诊脉,答案依旧是不乐观。

  “褚大,先回去吧,一时半会,也不会断气。”逍遥公安慰道,“你也该回去处理一下事情了。”

  褚首辅动也不动,只淡淡地道:“

  急什么?”

  “太上皇说,严惩造谣的人。”逍遥公轻声道。

  褚首辅淡淡地道:“严惩?”

  他笑了,“你们都出去吧,我想留在这里陪着她。“

  大家都陆续出去,留下他们二人在里头。

  袁咏意借故要陪阿四,就没回齐王府了。

  这一晚上,谁都没能睡个踏实觉,元卿凌一晚上过来几次,继续挂水,每一次过来,褚首辅都总是坐在床边,就那样静静地握住喜嬷嬷的手,凝望着她,贪婪地凝望。

  得元卿凌很是心酸。

  御医和元卿凌的意思都是观察一个晚上,所以,逍遥公在傍晚的时候先回去了,常公公则留在了王府。

  翌日太阳刚出,逍遥公又来了,这次,逍遥公带来了两人,叫宇文皓先在外头招呼,他先来了找褚首辅。

  逍遥公进来,到他还坐在床边,一如他昨天离开的姿势,逍遥公轻轻叹气,眼底有些发热,“褚大,你的头发白了。”

  褚首辅的头发,本只是花白,但是如今却全白了。

  他整个人也苍老了许多,就仿佛一朵本来就凋谢的花,倏然干透了。

  褚首辅只了他一眼,便问道:“叫王妃和御医来诊脉吧。”

  “你回去休息吧,你年纪大,熬不得了,你以为你还是年轻时候吗?”逍遥公劝道。

  “不着急,我难得可以这样静静地着她。”他转头着喜嬷嬷的脸,伸手撩了一下她的头发,“上一次,我这样碰触她的头发,她那

  时候还没有一根白头发,现在,都白了许多了,老逍遥,我们真的老了,许多事情,

  以为还能再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重生医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次日曙光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重生医妃最新章节